目录

邪王追妻:狂妃不好惹

作者:小度

已完结
第001章 当年的喜欢,现在的痛苦
2018-03-05 10:53 更新

第001章 当年的喜欢,现在的痛苦

深宅高墙,幽幽庭院。

屋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屋内则是一片春光,无限旖旎。

可是这样的春光旖旎,却让乔云依痛不欲生。

乔云依想逃,可每挣扎一下,楚云泽就更加粗鲁用力。

乔云依心里清楚,楚云泽恨不得将她弄死,只是以这样的方式在惩罚她而已。

泪水不知何时盈在了她的眼中,乔云依紧紧地咬着唇承受着这一切,直到背后的男人发泄完,她本以为今晚的凌辱就此结束,可楚云泽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赤身的她扔到了地上。

楚云泽冷冷地看着她,目光里全是对乔云依的愤恨和厌恶。

他掐住乔云依的脖子,厉声道:“乔云依,以前你费尽心思嫁给本王,从今以后,本王的王府就是你的坟墓,我要让你下半辈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乔云依被楚云泽掐得几乎喘不过气,可是她却一点都没挣扎。已经两年了,自从她嫁给楚云泽,当了这王妃,就一直受尽楚云泽的凌辱。

到如今,她早已心灰意冷。

所以听到楚云泽这么恶毒的话,乔云依心中有的只是麻木。

她目光呆滞地看着楚云泽,声音沙哑地从喉咙里挤出了八个字:“王爷慢走,臣妾不送。”

楚云泽冷哼一声,十分嫌恶地将手从她脖子上拿开,然后起身穿好衣服,便大步走向门外。

可当他踏出大门的时候又停了下来,阴冷的邪笑着,头也不回地对乔云依说:“本王是不是该提醒你,明天可是你们乔家满门斩头的日子。”

这句话,如同一刀利刃,狠狠地扎进了乔云依麻木的心里。

直到楚云泽走了很久,她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躺到了床上。

她没有穿衣服,直接牵着被子盖在身上,然后在被子里缩成了一团。

密不透风的被子里,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乔云依浑身都在发抖。

终究,她还是错了。

当初若不是她执意要嫁给楚云泽,如今也不会害得乔家满门被斩。

一直以来,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她不过是对楚云泽一见钟情,爱上他罢了,这能有什么错?

可她这任性一嫁,却让乔家满门跟着陪葬。

乔云依止住哭泣,发了疯一样地在被子里笑了起来,她的笑听着像是没心没肺,可是她心底的伤和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是时候该做个了结了。

乔云依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翌日,骤雨已然停歇,艳阳高照,又是一个大好的晴天。

乔云依身着麻布孝衣,长长的黑发垂在腰间,她走到院子里,感受着阳光洒在身上的那份温暖。她闭上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样好的天气,以后她再也看不到了。

此时的王府内,张灯结彩,鞭炮声锣鼓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

因为今天,是楚云泽大婚的日子,新娘,是和他从小就青梅竹马的洛芊雨。

现在想想,若不是当初乔云依横插一脚,这洛芊雨早就嫁给楚云泽为妃了。

乔云依怎么也没想到,楚云泽会将大婚的日子,选在乔家满门被斩的这一天,看来他是想让乔家满门的性命来当他大婚的贺礼。

以此,足以见明楚云泽对乔家是有多么的深恶痛绝。

乔云依绝望地笑了笑,缓缓地将手中的孝布系在了头上,随后从院墙上翻了出去,直接前往正在办喜事的正前厅。

前厅里宾客满堂,好不热闹。

许是楚云泽并未想到她会从自己的院子里翻墙而出,所以在前厅大门外也并未设人看守,才让乔云依一路畅通无阻了进入了前厅里。

厅堂上,司仪大声喊道:“吉时已到,新人拜天地!”

喧闹的大堂里立刻安静下来,又听得司仪喊道:“一拜天地!”

可这楚云泽和新娘子还未拜下去,就听到大堂内有人突然喊道:“天啊,这大喜的日子,怎么有人身穿孝衣!”

“这穿孝衣的人,不是护国公的女儿吗?”

楚云泽闻言,抬起头的瞬间,目光变得无比凌厉,直接扫向了从人群中挤到正前方的乔云依!

看到乔云依一身麻布孝衣,楚云泽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怒声大喝道:“是谁让她进来的,还不快将她给本王轰出去!”

话音落,便见几名侍卫冲了进来,欲将乔云依拉出去。

谁知这时,却见乔云依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地狠狠刺进了她自己的小腹里!

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住了!

鲜血顺着匕首流了出来,乔云依漂亮的脸蛋本就苍白,在这一刻,已经变得毫无血色。

她扯开嘴角,绝望的笑如同盛开的曼陀罗。

“你不是恨我吗,今天,我就用我自己的命,当作你新婚的贺礼。”

乔云依云淡风清地说着,像是早已看透了生死。她将匕首拨出来,随后又是一刀狠狠地刺入。

“不对,”她再次开口,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她的笑,比鲜血还要娇艳:“不光是我的命,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两条人命,一起给你当贺礼,不知王爷是否满意?”

此时此刻,楚云泽才从震惊中回过神,他怒瞪着双眼,完全不顾乔云依是在自杀,而是冲过去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厉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孩子?”

乔云依仰起下巴,眼里全是对楚云泽的挑衅,她笑道:“当然是我和王爷的孩子……”

话没说完,大口大口的鲜血便从乔云依的嘴里吐了出来,楚云泽本能地躲开,免得乔云依的血脏了他的喜服。

乔云依无力地跌倒在地,她的意识渐渐涣散,但是她却清楚地听到楚云泽在吼:“你想死,本王岂能如你所愿,本王要让你生不如死得活着!”

说着,楚云泽就让管家赶紧去找大夫,就算是给乔云依吊着最后一口气,也不能让她给死了!

看着管家离开,乔云依却是咧开嘴笑了,她最后再看了一眼楚云泽,说:“可惜了,我在这刀上抹了毒,怕是不能让王爷如愿,再继续折磨我了。”

她说话的时候,不停地有血从嘴里涌出,从开始的鲜红色,到后来慢慢地全是黑血。

楚云泽怒不可遏,喝道:“别以你为死了本王就不能折磨你,本王会将你的尸体扒光了挂到城门上示众,再将你的尸体丢到山里去喂狼,让你尸骨无存!”

原来,就算是她死了,楚云泽也不会放过她。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要怎么对她的尸体,那是他的事,反正她已经无所谓了。

乔云依低下头,痴痴地笑了两声,便浑身无力地摔趴在地上,她的气息越来越弱,无数的黑暗正在向她席卷而来。

这一世,她欠楚云泽的,已经还清了。

但楚云泽欠她的呢?

若是可以选择,她多么希望两年前不要遇到楚云泽,更不要对他一见钟情,这样她仍旧是护国公最疼爱的宝贝女儿,乔家也不会满门被杀。

可她到死,都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第一次见到楚云泽的那一刻。

那天,南阳国赫赫有名的安王楚云泽凯旋归来,带着一众将士回京复命。

楚云泽身穿银色铠甲,骑着汗血宝马,英姿飒爽。他是那样的威风凛凛,英气逼人,乔云依站在人群中看着他,迷了眼。

正是这一面,让乔云依对楚云泽一见倾心。

也正是这一面,误了乔云依的一生。

(本章完)

App下载下载更多应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