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妖王有令:头号甜妻生个崽

作者:小树苗

已完结
第一章 恶作剧
2018-03-29 02:09 更新

第一章 恶作剧

白惨惨的月光透过虚掩的窗户照进了房间,恰好洒在这一对正在**的男女的身上,沈淳感到很难受,而且手脚都好像是框住了似的,动弹不得,有一双冰凉的手正在她的身上来回游动,那双冰凉的手就好比似一条绳子一样缠绕着她,慢慢的解开了她的睡衣,一切的感觉都是那么的真实,但是却又让她没有反抗的能力!

这是梦吗?

还是......鬼压床?

这时候她的耳边响起了一句阴森森的话:“给我......给我生个孩子吧......”,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她本能的想要尖叫但是却没有能够喊出声音来。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出租屋的场景,才明白,噢这还是梦,而且还是**。

那个前边的男人背对着她,裸露着后背,没披着衣衫,竟然他的肤色和天上的月亮似的惨白,她就这么看着那个男人把那个女人的衣服脱下。

啊,这个衣服好熟悉啊。

和她的睡衣是一模一样的。

沈淳向前歪了歪头,想要看的更真切一点,她透过男人那强健的肩膀看过去,一样和肤色同样惨白的脸映在了她的眼前,她惊吓的喊了出来:“啊!”

等到男人猛地回过头,她又真切的看到了,又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

被汗水浸透的沈淳腾地就从被子里坐了起来,大汗淋漓,心脏砰砰的跳着。等到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确实是熟悉的一切时,才努力摸着自己的心脏,安抚自己道:“这是梦,这是梦!”

随手关掉了闹钟。

快速的进行了洗漱,今天是周一,要开例行的早会的。她才刚刚毕业来到这家公司实习,她可不能出半点差错。

到公司后,一如既往的进行着烦闷无聊的周一例会,但是每个人,却都是摆出一种认真端正的样子来听秃头的经理讲话。

沈淳无聊的环视着四周,刚好眼神就对上了那个既是同事又是校友的孙晓菁,她画着精致的妆容,棕色的卷发散落在胸前,笑的格外的好看,看到沈淳时更是笑得更加的蔑视。

等开完了早会,沈淳回到办公桌上刚想要开始工作,孙晓菁又凑了过来,身子半趴在她的桌子上边说:“淳淳对不起啊!我昨天真是不好意思!没吓到你吧!”

她的表情可是一点都没有后悔的样子啊。

旁边有些人不禁都笑出了声。

“没关系。”她像平时一样小小的声音说道。昨天下午的时候,孙晓菁突然打来电话说部门领导搞了个活动,每个人都要参加,当沈淳匆匆忙忙赶过去时才知道,原来是试胆大会,同事们慢悠悠的过来,到了坟场已经黑了,每个人都需要从坟场的东边走回坟场的西边。沈淳是第一个进去的。

她本身就胆子很小,但是为了经理的指令,也为了和同事们打好关系,还是义无反顾的走进去了。

“昨天可是中元节啊!你有没有见到鬼啊?那个坟场可是可邪门了呢!”一个同事说道。

“对啊对啊,听说好多人都在那附近看到鬼了!沈淳,你看没看到啊?”

......

“你们后来不是也进去了吗?”沈淳看向他们,问道。

那个同事轻轻笑了两声。这时孙晓菁却理直气壮的说道:“我们当时害怕,看见你进去了,就走了。”

沈淳张了张嘴,看着孙晓菁那魅惑又带着嘲讽地眼睛,始终也没有说什么。

孙晓菁觉得没意思,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沈淳便低下头去,忙起自己的工作。

翻开自己的包包,里边放着一部白色的手机。这个手机是昨天晚上她在坟场的时候,捡到的。其实说是捡到的也不太合适,这其实时在那有一个红衣女子看到自己后惊得跑掉时不小心掉落的。

说实话,那个红衣女子很像鬼,身穿红裙,披散长发,最恐怖的是,脸色惨白惨白的,这一切都很符合鬼的形象,当然,除了那个人看到沈淳时惊讶的跑掉的模样。

沈淳把手机打开,拨打了所有人的联系电话都没有人接听,只有一个QQ的QQ群有些反应。

群名:冥界相亲群

沈淳看道这个人在群里边的级别是红衣女鬼,其他聊得正欢的级别还有:鬼兵、鬼卒、鬼差等等......

沈淳翻到了自己昨天在群里发出去的第一条消息。

红衣女鬼:我捡到了这个手机,请问你们有谁知道这个手机主人的联系方式吗?

......

本来聊的正嗨的群顿时就沉寂下来。良久过后。

鬼差:你......是人?

并且,这句话还跟着一个特别恐怖的头像。

红衣女鬼:......不然呢?我在坟场捡到了这个手机,你们能不能帮帮忙联系一下手机的主任?

说完后,群里又安静了。直等到沈淳都刷完牙洗碗了,才有了两三条消息。

鬼兵: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鬼差:你在中元节这天竟然也敢随便拣东西,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并且后边还跟着一个死神镰刀的图片。

沈淳只是觉得这些人真的是太可爱了,便又发了个笑脸过去。

吊死鬼:怎么可能呢!就算是她有阴阳眼,也不可能会碰到手机啊!

水鬼:对啊对啊!鬼差大哥,该你出场了,你快好好调查调查这人是谁?到底是男是男女。我聊了两个月的女鬼要是个人妖的话,那可就恶心死我了!

说完后,他们又开始别的话题了。

鬼差:既然你来到了这个群,就是和我们有缘分。@红衣女鬼

红衣女鬼:我就是想把手机还回去而已。

鬼差: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男朋友啊,我可以给你介绍介绍。

红衣女鬼:汗......有房有车有存款的那种,还要高大威猛英俊帅气的那种!能找到吗!

吊死鬼:鬼差大哥,你不会真的想给她来个冥婚吧!

鬼差:那又怎么啦,她这机缘,千年难遇啊!

沈淳看着他们的对话,内心奇怪的不得了:这说着说着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了呢!

鬼差:哈哈找到了。快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

红衣女鬼:现在不都流行看星座吗,再封建一点就是看属相,哪还看八字啊!

鬼差:我们不一样。

红衣女鬼:我不知道我的生辰八字。

鬼差:你把农历生日告诉我。

红衣女鬼:九三年腊月初二。

又寂静了下来。

鬼差:阴年阴月阴日......

红衣女鬼:没错,我就是八字全阴之人!不敢给我介绍了吧!

沈淳躺在床上,自己还是婴儿时就被扔在了孤儿院,箱子里放着出生日期和一块翠绿的玉。

小的时候,院长带着他们去踏青,她曾给过一个流浪汉半块馒头,那流浪汉便主动为她算命,后来只是摇着头说:“八字全阴,克父,你父亲已经不在了,近亲多寡。”

沈淳那时候还小,并不太明白,只是听那个流浪汉的话,为了保命的话,玉佩绝对不能再戴了。

后来院长带着她走了,她只是觉得不屑一顾。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的骗小孩子。

群里边因为她刚刚的话已经安静了半天了,很无聊。

红衣女鬼:既然你们都不知道联系方式,那我就交给警察啊!

还是没回应。

可能是因为这个群的诡异的名字吧,晚上做梦都梦到了这么诡异的事情。

现在己经记不得昨天晚上梦到的那个男人的模样了。

“给,沈淳你的快递。”前台的小妹妹放在了她的桌子上,“今天送快递的小哥脸白的吓人,之前都没有见过他呢!一转眼就已经走了,跟见鬼了似的。”

“谢谢噢!”沈淳看着快递上鲜红的笔迹,有点吓人,自己好像没买过什么吧?

一直工作到了中午才想起来拆快递,刚一打开就把她吓得尖叫,这时候同事大都去吃饭了,剩下的不冷不热的问她:“没事吧?”

“没事,没事。”沈淳心有余悸的说着。

看着箱子里的冥币和纸扎的汽车,沈淳感到很生气。她抱着白色的盒子,走到了外边的垃圾桶旁投了进去,刚好一阵阴风吹过,瘆的汗毛都立起来了,赶快跑回了办公室。

下班后,正对着镜子梳头,这时忽然看到自己戴着的玉佩正中间刻着不知名符咒的地方裂了个口子,这是什么时候裂开的?

虽然裂开了,但是还能戴,这可是她的亲生父母留给她仅有的东西。

放下玉佩,刚要追剧,沈淳倏然就变了脸色,她看见了那打开了的衣柜隔间上边的盒子,瞪大了眼睛,吓得不敢呼吸,走过去打开盒子,竟然和中午时候收到的那个一模一样!里边的东西变得更多了!她抱起盒子就跑到楼道扔了!迅速关上门后,躲进被子。

“这肯定是谁的恶作剧而已!没事没事!”自己安慰着自己。

(本章完)

App下载下载更多应用 >